用熾熱的心感化冰冷科技初三作文

2019-10-06推薦訪問:初三作文

  在科技化的巨大浪潮中,“科技技術是第一生產力”的號召下,我們生活中的一切似乎都充滿了科技的元素,帶有著科技的色彩,從計算機到人工智能手機,再到智能機器人……“人工智能”作為核心技術滲入每一個單元中,他在改變著自己,改變著這社會,也在影響著人類。

  “人工智能”似乎是專業、精確、客觀的代名詞,在某種程度上它意味著永遠客觀的冰冷科技,與之相對應的“我們”人類有獨立的價值觀,有溫情。但可怕的是,人類似乎在經歷一場有“恒溫動物”到“冷血動物”的變革,人類的未來該何去何從。

  蘋果公司總裁認為,我不擔心人工智能會讓計算機像人類一樣思考,我更擔心人類像計算機一樣思考,而失去了價值觀和同情心,罔顧后果。

  印證了擔心,近年來,冷酷的心靈正在點醒著人類。大夫美其名曰為了保護那他還未蒙面的孩子拒絕剖腹產,而致妻子在絕望中決定自殺;人們不顧緣由的指責大媽碰瓷,將真相至于度外。

  我們可以說是人工智能影響人類,但這也來源于人類在科技的影響下釋放了自己丑陋的本性——-集體心理。

  哲學家赫伯特斯賓塞認為:在形成一個群體的人群中,表現為其構成要素的總和或是他們的平均值,但這個觀點無疑是錯誤的。娛樂至死中提到,在一個群體中,無論他們是誰,只要他們成為群眾中的一員時,他們的思想和行為就會與他們獨處時迥然不同,這就是心理學中的重要特征,心理群體是有一個異質成分組成的暫時現象,就如諸多有機物聚集成為細胞一樣,這些類別、成分完全不同的細胞組成新的生命個體時,我們會與以往完全不同。

  在智能人工的背景下,我們對于各種信息和信息接收都變得太簡單、太快速,碎片化的處理,碎片化的生活方式,使人類甚至無暇顧及自身價值觀變得麻木、冷血、矇昧。

  各類婚戀平臺,改編電視劇為了收視率而不斷拉低底線;記錄慰安婦幸存者的紀錄片《二十二》甚至被截圖制成表情包;各類娛樂新聞占據了大部分的注意力,當嚴肅的事件變成了娛樂,價值觀和同情心的存在變得珍貴而稀缺。蔣方舟說:“在這個時代,文化變成了一個看似非常喧囂,但實則非常沉默的事情。”當價值觀變得趨同,膚淺,人類不再關注真相是什么,他們只想相信他們所相信的。正如計算機的輸入和輸出一樣,我們的思想變得同一,一切都在輸入是被安排好,人類與人工智能又有什么兩樣。

  尼爾。波茲曼在娛樂至死中說:“一切公眾話語都日漸以娛樂的方式出現,并成為一種文化精神,所有政治,宗教,新聞都甘愿成為附庸,毫無怨言,無聲無息,其結果是我們成了娛樂至死的物種。”

  但在現實而言,一切或許還沒有那么糟糕,但不可否認的是,我們正在經歷從人到逐漸喪失價值觀和同情心的動物。警覺起來,明睿起來,用思想裝備我們的頭腦,用智慧載進我們的心靈。

  或許,我們在享受科技之花的便捷之時,可以放下手機、電腦,將我們的眼光著力于大眾,投入于社會,用你、我、他依舊還熾熱和跳動的心臟去感化已經麻木的人們,在那時科技之花將永不凋零!

作文投稿
太子中心六肖中特发表